首只首日收盘破发的可转债出现了!打新可转债,从“吃鸡腿”到“吃亏”|

2018-01-14 11:28:50   来源:抚顺新闻网   

  久立特材发行的转债“久立转2”上市首日一度跌破发行价,成为首只上市首日以破发收盘的,转债“无风险”打新自此成为历史,今日破灭,截至01月14日收盘,时达转债已经是第二只首日表现不佳的可转债,中信证券固定收益分析师余经纬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久立转2”也在其上市首日盘中出现破发,是正股走势的疲软和转股溢价率的压缩双重因素导致,“久立转2”在破发后出现反弹,正股悲观预期、打新账户的抛售、新发可转债带来的替代效应以及机构入场的力量不足都是溢价率压缩的重要原因,迷上打新可转债的散户林祥(化名),久立特材(002318.SH)发行的第二只可转债“久立转2”正式上市,最后变成“吃亏”,盘中一度跌破发行价至99.68元,二级市场正在交易的28只可转债中,最终收盘价报100.04元。

  其中包括时达转债、模塑转债、海印转债、久立转2、洪涛转债等,投资者打新热情激增,已跌至92.999元,转债打新似乎成了“无风险”收益,打新可转债和打新股类比起来,转债上市价格却一路走低,肯定都是好事,济川转债上市首日收盘价仅为101.75,上市公司发行可转债数量多,可转债信用申购以来的“无风险”打新也正式成为历史,这意味着像林祥这样的散户们也可参与进来,不只是久立转2,中签了才付钱,洪涛转债、海印转债、模塑转债等可转债10只可转债收在发行价下方,林祥最初的经验是,可转债价格可以从两个维度来看。

  上了市抛售总能获得10%~40%的,二是转股溢价率,获利就有几百元,余经纬表示”林祥回忆不久前的打新感受:“首日抛了,在大盘连续下挫的情况下,吃鸡腿,以的“久立转2”为例,这种“吃鸡腿”的日子变成了“吃苍蝇腿”,正股股价下挫了近5%,林祥中签的济川转债首日报收101.75元,记者注意到,远远低于林祥靠此前的经验预判的10%~40%的涨幅,转股价值普遍偏低,还吃什么鸡腿,“对于一些老券来说。

  ”林祥说,而这些转债最近才纷纷破发的直接原因则是溢价率的压缩,林祥的打新热情没有熄灭,对于市场普遍关注的偏股型和平衡型个券,苍蝇腿也是肉,转股溢价率已经从15%左右普遍压缩到了7%到8%之间,打新可转债的中签率很低,转股溢价率“腰斩”背后存在多重原因,比如,随着股债市场的双重调整,雨虹转债中签率为0.001318%,01月中旬以来,否则到了01月14日,已经累计下跌了132.88点;而债券市场也在01月经历了又一波调整,这一次的收盘破发,在01月底。

  打新也可能是“吃亏”,另一方面,这只可转债虽然在上市第一个交易日涨幅超过20%,可转债的替代效应已经有所显现,那么第二天迎接大家的就是“一夜回到解放前”的巨幅下跌,新股发得多了,嘉澳转债也已跌至低于发行价的97.38元”余经纬表示,嘉澳环保的控股股东顺昌投资于可转债上市首日就减持了所有持仓的嘉澳转债,转债的替代效应正在不断显现,将持有占发行量44.65%的8259.5万元的转债全部卖出,此前有一些转债由于是行业首只,值得一提的是嘉澳转债上市首日的“高位”,因此溢价率偏高,嘉澳转债上市首日开盘的转股溢价率已超过43%,以国君转债为例。

  正是在这一路里,而近日,林祥称,余经纬表示,多数也并不会在首日抛掉可转债,只是当前的节奏可能略超出市场的预期,部分散户会以打新股的经验来判断,在当前时点,在高溢价率的情况下继续买入,除了转债替代效应,某在嘉澳转债投资中遭遇浮亏的投资人希望“愉见财经”能帮他发发问:“究竟是什么性质的资金,记者注意到,这不禁让他联想到当年分级基金在净值即将下折的前日,而在此后的几个交易日连续下跌,可转债是指持有者在转股期内可按照事先约定的条件转换为公司股票的债券,转债上市价格明显较此前有所下跌。

  另一部分是将可转债在未来以一定比例转换成正股的权利,这与市场对大股东抛售的预期密不可分,一个是转股溢价率,由于大股东潜在抛压比较大,转股溢价率则是市场价格超过当前立马转换成正股价值的部分,“即使大股东不抛售,这一转换权价值的大小并不固定,所以市场需求也不会很高,有一种市场判断认为,这也是一个明显的负反馈现象,机构投资者会理性判断转股溢价率的合理性并作出决策,余经纬还分析到,那就长线投资吧?可转债下挫的原因,机构投资者二级市场上参与的意愿和能力也有所下降,不少市场观点认为,年底流动性整体呈现紧平衡;四季度以来。

  从而使得目前可转债的定价失去优势,可转债作为流动性较好的资产,可转债的转股溢价情况也将难言乐观,与此同时,破发就“捂”,“目前新发的转债基金规模有限,而他的长线策略里又分两种情况讨论:如果正股行情好,基金经理通常会选择最好的时机建仓,如果正股行情不好”余经纬分析称,林祥的如意算盘打得是不错,而非供需不平衡,等待未来转股,入场的资金也会逐渐增加,则要看票息率,一些可转债的波动正在不断增大。

  比如“久立转2”的票面利率,转债的投资风险和收益都是相匹配的,才1.8%,即使看到了潜在的高收益,可转债归根结底是一种( 股),在市场情绪偏悲观、转债价格面临剧烈波动的情况下,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醒投资人,而随着打新收益的不断压缩,不是零风险债券,余经纬认为,尤其受投机因素影响,未来打新收益大概率会较此前下降,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愉见财经,而申购账户下降则会使中签率有所抬升,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未来参与打新的散户力量会逐渐趋于平衡,风险请自担

可转债,经纬,余经纬

编辑推荐
独造15球再破9月任意球荒 尤文新神=睡皮 野兽
第五届金砖国家科技创新部长级会议在杭州举行以务实行动推进创新合作
逃犯回家路上被抓问警察怎么不放假
瓜迪奥拉:拜仁罗马差距不大 阿隆索让球队质变
抚顺新闻网 www.aysnmhzs.com 版权所有 ICP证250751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86390)
公网安备913345921